講文明樹新風
香港圓通快遞 新聞 娛樂

“破圈”讓不同代際彼此擁抱,這樣的舞台請再來億遍

2021-01-08 14:36 來源:新華網 責任編輯:閆繼華
發送短信 zmdsjb 10658300 即可訂閲《駐馬店手機報》,每天1毛錢,無GPRS流量費。

摘要:而如何在時尚中展現民樂,讓真正的民樂成為時尚的一部分,在時尚中呈現民樂藝術最具價值的部分,是我們接下來需要去引導、努力的方向。”陳小春和周延又一次攜手來到了東方衞視的舞台,王力宏與王一博第一次合作《龍的傳人》,年輕歌手與偶像的同台獻唱,本就是代際碰撞中迴歸音樂初心的直接表達。

“這樣的舞台請再來億遍”“每天一遍出不去了”……各大平台跨年晚會雖已過去,但高潮段落和精彩瞬間伴隨熱議仍在各大平台和社交媒體上持續發酵。

讓年輕網友欲罷不能的,可以是央視跨年舞台上鍾南山、張伯禮、張定宇、陳薇四位“時代偶像天團”共唱的《我和我的祖國》;是借用“成團”概念,為2020年全民記憶中“守護擔當”“拼搏擔當”“探索擔當”“發展擔當”“幸福擔當”“平安擔當”鋪展花路的高光時刻;也可以是東方衞視舞台上由“哥哥們”串聯起的《青蘋果樂園》與《青春修煉手冊》共冶一爐。

刷屏了父兄一輩朋友圈的,倒有不少來自於“最懂年輕人”的B站的節目:《風犬少年的天空》《此生不換》,與各類戲曲、民樂、國風節目都能讓一個家族羣裏的人被不同的點戳到淚流滿面;而無論是否分得清賽博朋克或電音搖滾,都不會妨礙幾代人給同一條視頻“三連”的支持。

不同年齡段的跨年“N刷”看似反差、倒置,實則多元的青年文化在“同框即破圈”後更進了一步。當年輕人向父母們普及彈幕裏糊了屏的“爺青回”是何內涵,當他們樂見二次元虛擬偶像踩着“廣場舞”的節拍搖擺起來,用藝術尋找彼此認同、藉助相同的時代議題分享不同的垂直分化喜好,已成為各大跨年晚會在網絡傳播時代彌合數字鴻溝更彌合代際差的最優方式。

中國民樂與動畫片《貓和老鼠》碰撞出奇妙的火花。(B站供圖) 江蘇衞視跨年晚會上,鋼琴家郎朗攜手女團合作演出。(資料照片) 湖南衞視跨年最炸的節目當屬王力宏與王一博同台。

站上“C位”的戲曲和民樂,嘗試鏈接傳統、當下與未來

數據統計顯示,B站跨年夜新增設的一台融合戲曲與舞蹈的演出《驚·鴻》,以站內148萬的點擊量登上了“C位”。來自中國戲曲多個珍貴劇種、小劇種的名段名場面,在裘派藝術傳人裘繼戎的舞蹈引領下,如夢境一般在觀眾面前打開。

“秦腔排面走起來”“陝西人狂喜”“河北梆子蕩氣迴腸”……從崑曲《牡丹亭》、秦腔《斷橋》、評劇《天女散花》、川劇《滾燈》、河北梆子《鍾馗嫁妹》到京劇《鍘美案》,滾滾彈幕中滿是觀眾對中國戲曲、本土劇種的驕傲。

“據我所知,今天從未完整看過一台戲曲演出的年輕觀眾仍不在少數。”文藝評論家方家駿説,要讓“網生代”對戲曲產生興趣,必須要用新方式新手段。“過去,以晚會形式登上熒屏的戲曲節目往往是一種走馬燈式的表演,容易引起觀眾審美疲勞,浮光掠影間讓年輕人誤以為戲曲‘就這點玩意’。”正是《驚·鴻》在舞台視覺和意境營造的新意,跨越了古老藝術與年輕觀眾的心理距離。

總導演宮鵬透露,他做這台戲曲節目的初衷,是因為看了B站一段很火的視頻《逐漸暴躁》,1.5倍速的秦腔選段讓人很是“上頭”,“魔性”得很有藝術性和層次感。不過,除了形式上的花哨和獨特,戲曲還有多重美學追求和精神追求,這是傳承的根本價值所在。

《驚·鴻》表演者裘繼戎出身梨園世家,他懂戲曲,也痴迷舞蹈。“其實,中國舞蹈和中國戲曲淵源很深,他把‘老祖宗的東西’用在自己理解的舞蹈上,帶動一批年輕人去關注、喜歡中國戲曲,這本身就是一件好事。”方家駿説,“雖然我們現在所看到的跨界融合還比較表面,但不要以傳統去綁架年輕創作者,創新發展總是艱難的,相信會做得越來越好。”

中國民樂與百人交響樂團的表演,連續兩年在跨年夜上“全程高能”。這一次,笙演奏家吳彤與趙兆和他的百人交響樂團持續“鬥樂”,用正兒八經的樂曲搞怪,毫無違和;給童年回憶《貓和老鼠》片段配樂,完美踩點。把看起來完全不相干的東西拼貼在一起解構與創新,形成自己的趣味和表達,這其實“很B站”。“近年來,民樂成功地走進了時尚領域,但它的發展絕不是到此為止。”上海音樂學院陶辛教授對記者説。

民樂的新崛起,代表了年輕人對傳統文化的自信。但應同時看到,它的藝術場景不能侷限於古風歌曲、古裝影視、古風拍攝中。陶辛指出,在近二三十年的發展中,民樂始終在嘗試進入不同的領域,展現藝術的多種可能性。“但民樂進入時尚領域是有一部分妥協的。而如何在時尚中展現民樂,讓真正的民樂成為時尚的一部分,在時尚中呈現民樂藝術最具價值的部分,是我們接下來需要去引導、努力的方向。”

洛天依和廣場舞同台,“閤家歡”背後亦是共享的時代風尚

互聯網的意義是“連接”,讓看似不相干的人,在彼此尊重、相互理解中走近。跨年晚會上的各種“破圈”,不只跨越代際,也在消弭通常意義“雅與俗”之間的壁壘。如是融合,表現到彈幕、反饋到網絡的二次傳播後,又讓人們再度確證——茫茫網海,你我互為知音。正如學者所言,在彈幕的共鳴中相遇,為他人的精神世界鼓掌,已成為新時代網絡文化最欣欣向榮的樣貌。

打開跨年夜的熱搜榜單,網友會推薦你打開江蘇衞視,因為那裏有跨年晚會里難得一見的全建制240人交響樂團。這支龐大樂團不僅擔任晚會的“音樂輸出”,也是視覺核心,樂手們沿台階而坐,整體便是個氣場強大的舞台主視覺元素。如此“人即舞美”的設計,不但讓看慣了正經交響音樂會的古典樂迷感到新奇,也讓習慣於四面台演唱會的流行樂迷歎為觀止。得益於交響樂團的加入,音樂的創意混搭空間變大了,鋼琴演奏家郎朗攜手出道半年的The 9女團成員,合作組曲《卡門》《我要我們在一起》《不想長大》,氣質各異的音樂對接了多元的受眾喜好。而演奏家轉身與譚維維合作,古典和民樂又在《紅樓夢》《西遊記》《水滸傳》《三國演義》四部經典電視劇的經典配樂裏,匯成了煥然一新的樂章。

各種實時的收視榜單、朋友圈視頻號點贊,也會讓各個年齡段的人穿梭於各大衞視、視頻平台。在浙江衞視,《情深深雨濛濛》《六月的雨》等影視金曲是80後、90後的童年限定,“爺青回”的時光濾鏡活潑動人。湖南衞視營造了一波“回憶殺”,《冬天裏的一把火》《最炫民族風》等映照出不同年代的潮流時尚,而且每一幀都是生活的模樣。陳小春和周延又一次攜手來到了東方衞視的舞台,王力宏與王一博第一次合作《龍的傳人》,年輕歌手與偶像的同台獻唱,本就是代際碰撞中迴歸音樂初心的直接表達。

在B站,還能看到這樣的場景:為一身機甲造型的虛擬偶像洛天依瘋狂的觀眾們,一轉身又投入廣場舞的世界。“原來我是一隻酒醉的蝴蝶,怎麼也飛不出,花花的世界……”一邊嫌棄廣場舞土味,一邊又忍不住被《酒醉的蝴蝶》“洗腦”,這就是當下的年輕人。當“戰歌”一起,跳廣場舞的媽媽們湧上黃齡的舞台,全場的氣氛燃至高潮。

一夜之間,《酒醉的蝴蝶》儼然網紅神曲,被翻唱無數。阿姨媽媽們沉醉過的旋律,也讓時代少年團、硬糖少女303等偶像團體紛紛“上頭”;而年輕人也湧入各大音樂平台評論區“打卡”,留言“拉近一下和我媽的距離”。甚至,還有人順着歌曲摸索到短視頻平台,找幾段“魔性”的廣場舞視頻,邊觀摩邊學習,一同起舞。從《小蘋果》《火紅的薩日朗》《M ojito》到外文歌《Trouble m aker》《江南Style》,“廣場舞”踏出各種年齡人羣的幸福節拍。而年輕的網民們也不再獨樂樂,在彌合“數字鴻溝”、倡導“適老化”等話題屢屢衝上網絡熱議榜單後,喜愛網上“衝浪”的他們也試圖走進父母的生活,以另一種方式去理解、欣賞、關懷長輩的喜好。洛天依與廣場舞的相逢,不過是近段時間社會變化中的小小縮影。

這興許也是跨年晚會的一大價值:那些以往陪伴過不同個體的精神食糧,因被置於舞台中央而有了從“信息繭房”中突圍的契機,並進而成為“共享”的樂土。而這種共享精神、破圈姿態,正是青年文化在與時代議題不斷深度融合後,給出的最為風尚的反饋。(記者 王 彥 童薇菁)

責任編輯:閆繼華

查看心情排行你看到此篇文章的感受是:


  • 點贊

  • 高興

  • 羨慕

  • 憤怒

  • 震驚

  • 難過

  • 流淚

  • 無奈

  • 槍稿

  • 標題黨

版權聲明:

1、凡本網註明“來源:駐馬店網”的所有作品,均為本網合法擁有版權或有權使用的作品,未經本網書面授權不得轉載、摘編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經本網授權使用作品的,應在授權範圍內使用,並註明“來源:駐馬店網”。違反上述聲明者,本網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

2、凡本網註明“來源:XXX(非駐馬店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於傳遞更多信息,並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如其他個人、媒體、網站、團體從本網下載使用,必須保留本網站註明的“稿件來源”,並自負相關法律責任,否則本網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

3、如果您發現本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產權的作品,請與我們取得聯繫,我們會及時修改或刪除。

返回香港圓通快遞
相關新聞
返回頂部